外逃柬埔寨的职务犯罪嫌疑人项亨达被强制遣返回国

中新网12月13日电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12月13日,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统筹协调下,在柬埔寨执法机构密切协作下,经浙江省纪检监察机关、公安机关不懈努力,外逃柬埔寨的职务犯罪嫌疑人项亨达被强制遣返回国。

项亨达,男,1968年7月生,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下陈街道同心村原党支部书记。2018年5月,项亨达侵占同心村集体资金后外逃柬埔寨。2019年3月,台州市公安机关对其立案侦查,并决定刑事拘留。2019年7月,国家监委通过执法合作在柬埔寨开展集中缉捕行动,柬执法机关将项亨达抓获。

* 预订间夜量同比增长12%

2020年第一季度展望

* 第四季度预订间夜量1.91亿间夜,同比增长11.8%;租车预订量1600万车天,同比增长11.9%;机票销售量200万张,同比增长11.3%

* 第四季度效果营销费用9.06亿美元,去年同期为8.85亿美元;品牌营销费用8600万美元,去年同期为1.24亿美元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中央追逃办负责人表示,项亨达侵占村集体资金后外逃,是基层干部侵害群众利益的典型。此次项亨达被遣返回国,是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追逃追赃的重要成果,再次证明腐败分子不管逃到哪里,都难逃法律制裁。我们将继续深化与有关国家的反腐败执法合作,对侵害群众利益、群众反映强烈的外逃腐败分子,坚决一追到底、绳之以法,切实维护广大人民群众切身利益。

* 收入33亿美元,同比增长4%

疫情对Booking Holdings今年第一季度的业绩已造成了显著的消极影响。鉴于无法预测疫情将对旅游活动产生影响的位置和程度,2020年第一季度的业绩展望主要基于目前所能观测到的趋势,疫情在未来也将产生持续的负面影响。由于疫情预测的不确定性因素,今年第一季度业绩展望的数值区间比往常更宽。

这是旧金山湾区与其他城市的另一个巨大区别。让我们以波士顿为例。波士顿有着悠久的创业传统、创业心态和合法的天使投资社区。但是波士顿与旧金山在一个重要的方面是不同的。在很大程度上,波士顿并不像旧金山湾区的创业者与投资人那样是同龄人。这两个群体不是朋友。他们有年龄差距和文化差异,所以他们不会出现在同一个聚会上。

但是从社会回报的角度来看,你并不会面临这些问题。不仅社会回报立竿见影,它们还通过后续融资得到了强化。你为了最喜欢的投资组合公司投资5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这可能会让你一败涂地,但从社会角度看,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作为奖励,即使初创公司最终失败,或者你被扫地出门,你仍然会得到很多善意和认可。只要你是一个好公民,即使不利的情况也会带来积极的方面。

* 旅行总预订量964亿美元,同比增长4%

创业这一行固有的不确定性和叛逆的时代精神起到了重要作用。它就像好莱坞一样出名,但没有人真正知道发生了什么。没有人能真正预测创业公司会成功还是失败,没人能真正预测趋势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没人能够有完美的信心。但每个人每天早上都要起床,摆出一副样子:你很有洞察力,你很聪明,你是逆着潮流的,你总是对的。结果是,每个人整天都在无休止的焦虑状态中彷徨,担心除了你之外的其他人能够看到并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

* 调整后息税前利润(EBITDA)13亿美元,同比增长了2%

天使投资的社会回报解决了我们的鸡/蛋问题:它们把天使投资变成一种“争当第一”的竞赛,这种方式更符合创始人的意愿,更有利于打破惯性,完成交易。创始人希望你先行动,你也一样。David Perell前几天向我指出,这种社交安排有点像ICO的广告承诺,在某种意义上,你在早期购买的溢价就像一个积极的催化剂,推动着建设和筹款飞速地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不过,与ICO不同,天使投资是合法的。)

* 收入151亿美元,同比增长4%

除此之外,还有不让人讨厌的压力。你经常在其他城市看到,资金表上的天使投资者可能会极大地消耗创始人的精力。他们想要以他们想要的方式不断更新,而这种更新方式在当前阶段对初创公司来说不一定有意义。他们需要很多创始人的时间,最重要的是,他们希望自己主动提出的建议得到认真对待。天使投资者这样做是因为他们的同伴是其他的天使投资者,他们可能也需要这些东西。但如果你在旧金山经常这样做,那里的天使投资人和创始人都是同一个社会群体的成员,你就会被说成是一个令人头疼的人,你的钱根本不值得如此。

* 第四季度佣金模式收入21.26亿美元,去年同期22.59亿美元,同比下降5.9%

* 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净利润10亿美元,同比减少了6%

基于目前所观测到的疫情影响,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预订间夜量将同比下降5%至10%,旅行总预订量将同比下降10%至15%,收入将同比下降3%至7%,净利润将在3.3亿至3.55亿美元之间。

旧金山湾区的科技生态系统非常成功,与创业相关的新闻已经成为旧金山社会地位的主要决定因素。在其他城市,你通过加入高级社区或乡村俱乐部,或通过慈善活动,甚至像你开什么车这样简单的事情,来获得与改变社会地位。在旧金山,只能通过天使投资。除了自己创办一家成功的初创公司外,在旧金山湾区,没有什么比支持创业者继续创造Uber或Stripe更能让你获得地位的了。

在很大程度上,在我认识的那些在旧金山湾区以外成功进行天使投资的人中,几乎所有人都是在旧金山“抓住了机会”。以多伦多为例,这里有一种有趣的一致性,一小部分人要么在旧金山湾区工作,然后回到这里;要么在某种程度上充分接触了“真正的”科技领域。这真的很有趣,但是没有什么好的替代品可以弥补在那里的经历。

经济回报还是社会回报

这是一个有趣而重要的问题。如果你作为初创公司的创始人正在寻找第一笔投资,那么在旧金山湾区募集资金和在其他地方募集资金之间的区别并不是程度上的区别。这两种实践具有完全质的不同。坦率地说,对于创业者如何在旧金山筹集资金的建议,在美国其他地方并不适用。你最好的选择通常就是离开这里。

* 全年佣金模式收入101.17亿美元,去年同期104.8亿美元,同比下降3.5%

好消息是,这种“天使投资作为社会地位补贴”的想法正在自然地向外输出。人们从旧金山湾区搬出来,将这种特别有用的错失恐惧症和地位焦虑带到了当地的科技社区中。旧金山可能给我们所有人的大脑造成了损伤,但不可否认的是它是起作用的;而且在长远的角度上,它可能会成为旧金山湾区最有价值的出口商品之一。

表面上,天使投资似乎只是为了钱。但其实还有更多原因。对于业内人士来说,他们更多的是为了在社区中的角色和声誉,而不是赚多少钱。真正的动力不是贪婪,而是社会地位。就像一个世纪前,最初的投资对准的是百老汇的演出。天使投资是你保持相关性的方式。你会因此不断被邀请参加各种活动。你也继而体现出自己的重要性。天使投资不是为了得到什么,而是为了成为什么。

* 旅行总预订量207亿美元,同比增长6%

作为一个创始人,你面临的最大挫折之一是这样一句话:“这听起来真的很有趣。我喜欢这个想法。当有很多人在投资的时候,告诉我,然后我也会投资。”离这行很远的人很容易把这种行为称为懦弱的投资。但这是有原因的。如果我是为了赚钱的目的,并且我可以在以后以同样的价格进入,同时有更多同行投资者的认可,以及对创始人完成任务的能力有更多信心,那么我当然会想等到稳妥时再投资。这就提出了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这个问题可能会完全阻碍融资。

顺便提一句,这绝对是正确的答案,但这并不是全部的答案。硅谷和其他地方天使投资的不同不仅仅是感知风险/回报的不同,也不仅仅是错失恐惧症的差异。更主要的是,硅谷的天使投资怀抱的目的与其他地方完全不一样。在这里,这不仅仅是一项金融活动,更是一项社会地位的锻炼。

按照梅特卡夫定律来考虑社会回报率,或许并非没有道理(至少在博客文章层面是这样的):作为一个整体,天使投资的社会回报率将与当地关心天使投资的人数的平方成正比。如果你投资于一个Stripe,社会回报将与理论上可以给你发来祝福的人数成正比。这里有一个强大的网络效应在起作用。

Booking Holdings首席执行官Glenn Fogel说,“由于冠状病毒疫情,全球旅游业的短期前景并不明朗,但我们将协调管理业务,为股东带来长期价值。”

* 净利润49亿美元,同比增长22%,包括7.45亿未兑现收益;去年全年则有未兑现亏损3.67亿美元

在旧金山以外的地方,天使投资的社会回报基本上都不存在。洛杉矶和纽约还好,但除此之外,天使投资在其他城市不会给你带来旧金山湾区那样的社会提升或相关性。只有当人们一开始就听闻过Stripe时,你说你是Stripe的第一个投资者才真正有价值。如果在你的社交圈子和社区里没有足够多的人关心初创公司,那么你的天使投资动机不仅会下降,而且你追求其他更适合当地地位形式的动机可能会同时上升。你或许会发现自己需要打更多的高尔夫球,或者做更多的慈善事业。

为什么如此不同?这不仅仅是创始人能够获得资金的问题。如果是的话,那么其他城市就可以通过在这个问题上砸钱来与旧金山的科技业竞争,然而这永远甚至以后都不会起作用。问题在其他方面。

当运作良好时,这个初创公司的功能几乎就像一个财富税:它向那些曾经最具有效益的人征税,并以一种择优但随机的方式,把钱重新分配给那些试图建立某种东西的年轻企业家。当然,所有这一切的缺点是,它排除了许多看上去或说话方式不适合这里的创始人,他们不知道如何以正确的方式用一些神奇词汇来解锁投资者们的错失恐惧症。

Seibel的解释是,因为湾区有更多的成功,所以这里的天使投资者比其他地方更有错失恐惧症(FOMO)。如果你是旧金山的早期投资者,你可能已经错过了很多已经取得巨大成功的公司。在旧金山的人们经常会对此类事情后悔。正如Austen Allred所说:“在硅谷最重要的经历就是看到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创办了一家公司,然后你自己心里会想‘这是我听过的最愚蠢的事情’,然后接着就看到他们大获成功。”

但当你考虑天使投资的社会回报时,等式就颠倒了。当你在追求地位、信誉和社会资本的时候,你可以说“我给了这个企业家第一份投资意向书,而其他人不会”,那么你就等不起了。尽快让自己相信这个初创项目,然后真诚地表现为你希望被视为的那种人脉广泛、特立独行的杰出人物,这对你是有好处的。(即使你通过了,创始人也会主动找你引荐,而你也会面临社会压力。如果你不这样做,就等于承认“我的人脉其实没那么广”。)

需要再次强调的是,如果你是一位创始人,正在寻找你的第一张支票,你需要找到一些从经济角度讲不应该存在的东西。你需要找一个人,他会给你开出一笔数目可观的支票,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股权太高。天使投资的社会因素在这里绝对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它有助于天使投资对创始人做出承诺的速度和估值。这是一种以最佳方式发挥作用的创新补贴,但它只在那些社会回报真正有价值的地方发挥作用。

最终的结果是,旧金山湾区有足够多的人愿意为创始人提供一份投资意向书,并提供足够有吸引力的估值,让创始人真正愿意接受这些人的投资。我真诚地相信,如果没有这种社会“补贴”,很多天使投资就会停止运作。如果投资者是纯粹理性的,他们只能为创始人的第一笔投资开出200万美元的估值。如果企业家足够聪明,他们知道自己不能接受,因为这会让他们从那天起就无法偿还贷款。

同时,天使投资在社会地位方面的投资回报率比财务方面的回报率更具吸引力。天使投资者的资金被锁定5年以上(甚至10年)。因此,相对于标准普尔指数甚至房地产,你将面临严重的资金流动性不足的惩罚。其次,你的钱会被后续资本大量稀释。你作为一个小人物,初创公司筹集到的资金越多,你不能按投资比例捍卫公司且被淘汰的概率就越大。

如果你能把足够多的早期投资者聚集在一起,那么理论上它应该是可以自我维持的系统。一旦你有足够多的人关注天使投资的社会回报,你就建立了一个真正的“早期资本市场”,这个市场部分由它为天使成员所做的社会和情感工作来补贴,你也因此创造了一些真正特别的东西。这个罕见的情况下,创始人的资本估值足够高且不附带任何条件,同时投资者“以正确的方式”对其进行评估。你实际上维持了这样一个场景,一方面产生足够数量的初创企业,从而产生少数不太可能的大赢家;另一方面补充天使投资者的银行账户,如此循环往复。

在这样的环境下,天使投资具有终极的灵活性。这是一种普遍被允许的吹嘘方式:有一半的人会说“当你们都没做的时候,我就看到了这个潜力”,剩下的一半会说“我被邀请参加这个交易,但你们都没有”。我并不是说所有的天使投资都是一种社会作秀,相反,一些天使投资者是我认识的最善良、最谦虚、最乐于助人的人。但是天使投资的社会回报不仅仅是一个可以带来快乐的附带作用。它们通常是人们真正追求的主要东西。

另一方面,在旧金山,创始人和天使投资人都是同一个社会群体的一部分,所以真实存在的社会压力要求他们不要表现得像个混蛋。像YC这样的机构明确地规定了这种行为。如果你表现得像个混蛋,你会被列入黑名单,并被禁止参加路演日。这不是经济上的惩罚,这是一种社会放逐。

* 净利润12亿美元,同比增长81%,包括3.26亿未兑现收益;去年同期则有未兑现亏损4.74亿美元

你不能用其它“免费”资金来源替代它。很多城市和地区都尝试过,但都失败了。你不能简单地增加资金并创造一个技术场景。如果你这么做,要么这些钱太容易获得,因此吸引了错误的机会主义者;要么就像赠款一样,占用了创始人太多的时间和精力,以至于分散了他们真正开始和经营业务的注意力。

* 调整后EBITDA是59亿美元,同比增长2%

天使投资的社会回报在另一个重要方面比财务回报更贴近企业家的要求:它们迫使投资者保持良好的行为。

* 全年预订间夜量8.44亿间夜,租车预订量7600万车天,机票销售量800万张

* 全年效果营销费用44.19亿美元,去年同期为44.47亿美元;品牌营销费用5.48亿美元,去年同期为5.09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