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克英锦赛首日2人核酸阳性中国选手5人晋级

中新网11月24日电 北京时间24日凌晨,2020斯诺克英国锦标赛结束了首个比赛日的争夺,中国军团首轮第一比赛日6人出战5人晋级。其中4人战胜各自对手挺进下一轮,徐思因为对手汉密尔顿感染新冠退赛,不战而胜自动晋级。

此次英锦赛,包括卫冕冠军丁俊晖在内的中国军团20人参赛。世界排名第12位的颜丙涛,首轮迎战马多克斯,他单杆轰下130分以6:4过关;李行遭遇帕特里克,他在第七局单杆打出134分,并以5:2拿到赛点,随后他又在第九局打出单杆101分锁定胜局,总比分6:3晋级;庞俊旭则6:4逆转淘汰福德;常冰玉对阵克莱吉,他手感出色连续轰出单杆136分、94分和74分,以6:4击败对手;挑战多特的赵剑波则以1:6的大比分失利。

走社会化单独评审路子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肖惊鸿认为,全国各地陆续推进的网络作家职称评审工作,将对网络文学行业发展产生积极的促进作用,给网络文学产业生态将带来广泛而深远的影响。文/本报记者张恩杰

获得中级职称对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哪些改变呢?刘炜坦言,以前他参加上海作协座谈会的时候,就有网络作家向作协领导提出缺少“身份认证”的问题——网络作家急需行内认可,从游击队转为正规军。网络作家职称评审工作,解决了一些比较优秀的网络作家的后顾之忧和身份认证问题。

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浙江、上海分别在2015年、2018年就已开始了网络文学作家的职称评审工作。截至目前,浙江已有15名网络作家获得中级职称,上海则有20名网络作家获得中级职称。浙沪两省市还于今年同时开启了网络作家高级职称评审工作。

管平潮则告诉北青报记者,中级职称在他申请浙江省宣传文化系统“五个一批”人才等荣誉中发挥了作用;他要去政府机关做研讨会,到学校等事业单位做讲座,对方付酬劳时的标准也会跟职称挂钩。专业职称影响到创作事业的方方面面,管平潮对接下来的副高级职称申报充满积极性。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浙江省根据评定办法,结合网络作家多数属于自由职业、“体制外”,作品有较高社会传播度等特点,在职称评定中,侧重考核作品的市场效益和社会效益相统一。网络作家职称评审与原有文学职称评审无缝对接,体现出职称评审的连贯性,在网络文学纳入文学职称评审体系之初就已经规划了中级、副高、正高的完整层级。

“我们从2015年开始,就将网络文学作家纳入职称评审体系范围,可以说开全国之先河,成为推动网络作家职称评审最早的省份。”浙江省作协副主席管平潮告诉北青报记者。目前,包括管平潮在内,天蚕土豆、烽火戏诸侯等15位有一定创作影响力的浙江网络作家都已获得文学创作中级职称。

据英锦赛官方介绍,自世界斯诺克赛事6月重启,防疫措施均严格按照英国政府指引进行,以确保参赛选手和工作人员的健康安全。(完)

“另外,职称评定中的资格条款和比较高的门槛更会让作者提高自己的网文创作水平,融入到主流社会,被大众所认可。同时,已获得职称的网络作家在上海市的居住证转为常住户籍政策中会获得加分,更有获得小孩入读公办小学的机会。”刘炜还透露,他今年申报了副高级职称,目前正在评审当中。

与此同时,浙江省对网络作家申报文学创作各级职称应具备的网络文学作品的质和量都作了明确规定。比如,在申报文学创作三级(即中级)资格上,如果不具备大专学历的,需从事文学创作10年以上,同时需要发表累计180万字的文学作品,并出版著作6册以上。

推进小组经过几次深入细致的交换意见,最终认为网络文学职称评审应该走社会化单独评审的路子。就这样,上海市于2018年先实行网络作家中级职称的评审(另包括初级实行备案登记制)。考虑到评审刚起步且现有的网络文学创作人才队伍现状,将评审范围设定为具有上海市户籍或持有上海市居住证一年以上且在有效期内的,主要从事网络文学写作、评论、翻译的网站签约作家、自由撰稿人等。

比赛刚刚进行到首个比赛日就有两位球手新冠检测呈阳性,这也给本届英锦赛蒙上了一层阴影。不过据世界台联介绍,迄今为止,其余的参赛球员和官员新冠核酸检测均为阴性结果。汉密尔顿和瑞恩-戴将进入一段时间的隔离,并将得到世界斯诺克巡回赛的支持。

其他比赛中,塞尔比单杆140分以6:4淘汰迈克尔-怀特,希金斯6:1轻取奥布莱恩,马克-威廉姆斯6:0横扫过关,霍金斯也以6:1大胜,瑞恩-戴新冠检测阳性退赛。

今年8月24日,上海正式启动对网络作家的高级职称评审工作。根据要求,申报者按规定获得中级职称后每年参加继续教育的时间累计不少于72小时(学时),并提交一部取得中级职称以后创作的作品。据了解,有4名网络作家报名参加了高级职称评审工作,目前评审结果还未下来。

北青报记者获悉,早在去年3月底,上海市为刘炜(血红)、蔡骏等10位获得中级职称的网络作家颁发资格证书。其中,刘炜(血红)是网络玄幻领域里最具人气的作家。2003年6月,他与起点中文网签约,发表了《邪风曲》《龙战星野》等作品。2004年,他就已成为起点第一个年薪超过百万的网络写手;2014年7月,刘炜开始担任上海网络作家协会副会长。

上海于2017年初开始调研网络作家职称改革工作,筹备政策立项。评审推进小组通过调研发现了不少难题:绝大多数网络作家是自由职业者,职称作为岗位聘用依据的功能基本是用不上的,作为居住证积分功能,也可能存在着因没有工作单位而无法作为积分依据;网络文学重在故事性,文学艺术性可能相对比较薄弱,社会影响大而专业认可度低,很难用传统文学标准做出评判。

上海市网络文学专业职称评审办公室一名负责人向北青报记者介绍,2018年网上注册申报者共52人,其中成功提交申报材料者22人,经资格审核最终进入评审程序者15人,经终评委面谈和投票,10人获得中级职称;2019年网上注册申报者共28人,最终10人获得中级职称。

管平潮还透露,和传统文学作家一样,网络作家获得中级职称后,已有一些人通过继续努力,达到了评审高级职称的要求,今年开始申报高级职称。据他了解,今年浙江省预计将有3名网络作家申报高级职称评定。

作为全国最大的网络文学创作平台,阅文集团旗下已有20多位作家获得了网络文学专业初级及中级职称。“阅文对获得职称的作家,会有作家积分的奖励政策。作家积分的多少将对作家等级的评定产生影响,作家也可凭借作家积分兑换一定的平台福利。”阅文集团副总经理杨沾说道。

其他的困难还有:网络文学作品往往都篇幅巨大,动辄上百万字;网络文学研究起步较晚,专门从事网络文学研究的专家人数不多,找到合适的足够的网络文学职称专家评委比较困难;传统作家对网络作家存有偏见,认同度不高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