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抗疫群英谱战“疫”一线她创下“三个第一”

一线抗疫群英谱:战“疫”一线,她创下“三个第一”

她是湖北省浠水县第一个接诊报告疑似病例的医生;也是第一批主动申请进入隔离专区的医护人员;还是该县第一例治愈患者的主治医生。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绝地求生专区

“守护生命是医生的天职,我只是尽了一名医生应尽的职责,能够在这次疫情防控阻击战中发挥我的专长,救治更多的病人,也是我们医生的最高追求。”肖丹说。(黄习文 王路港 李勇)

随着疫情的发展,确诊患者一天比一天多,救治的任务也一天比一天重。时间就是生命,一分一秒弥足珍贵。在隔离病房,肖丹每天从早上忙到次日凌晨,一天只能睡上四五个小时,遇上紧急情况,肖丹总是冲在最前面。

“康复病人的血液中很可能存在抗体,可以在他们知情同意的情况下采集一些,用于危重症患者的抢救。”李太生介绍,从临床病理发生过程看,大部分新冠肺炎患者经过治疗康复后,身体内会产生针对新冠病毒的特异性抗体,可杀灭和清除病毒。康复者恢复期血浆治疗,就是利用康复者血浆中一定滴度的病毒特异性抗体,降低患者体内病毒含量,从而达到治疗预期。

第六版诊疗方案删除了第五版方案中“目前没有确认有效的抗病毒治疗方法”的字样,在试用药物中增加了磷酸氯喹、阿比多尔。

此时,肖丹又主动申请,成为医院第一个进入隔离病区参加救治的女医生。

截至2月19日24时,境内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超过74000例。随着临床治疗经验积累和研究取得进展,医学界对于疫情的认识进一步深入。

国家卫健委19日在官网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其中关于传播途径、药物以及重症患者治疗方面的更新内容受到关注。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她柔肩担重任,巾帼勇战“疫”,在这场防控阻击战中,用医者仁心守护生命。

在肖丹和战友们的精心治疗下,2月1日,入院11天的确诊患者李某治愈出院。这是肖丹治愈的第一名患者,也是浠水县首例治愈出院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肖丹以职业的敏感,察觉到这名患者的危险,她第一时间向医院报告,发出预警,并及时将患者转往感染科隔离治疗。第二天,医院启动了疫情防控应急预案,筹建新冠肺炎隔离治疗专区,组建医护团队收治病人。

官方称,机器人在行动轨迹上是受导航网格控制的,以防止机器人出现从悬崖上摔下来等景象,并且机器人会根据导航网格了解毒圈的范围,并寻找下一个目的地的最短路线。

在隔离病区,肖丹用心全力救治每一位患者,用情化解患者恐惧、焦虑的心理障碍,让沉闷的隔离病房多了一份温馨。

在战斗方面,让《绝地求生》的设计变的有趣的一大因素就是子弹的物理轨迹,团队称他们也想将这一点整合进机器人的射击系统中,这意味着玩家能够避开机器人的火力,但电脑也会计算弹道轨迹,确保射程的距离直接能够影响到机器人的射击准度。

多位专家表示,可能存在的气溶胶传播限定条件包括“封闭环境”“长时间”“高浓度”,这意味着,气溶胶传播在公众日常生活中出现的概率不高。

主动请战,她是第一个进入隔离病区的女医生

针对方案中新增加的磷酸氯喹,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表示,磷酸氯喹谈不上特效药,但值得探讨;就目前来看,对治疗是有帮助的。“现在突然面临着全世界都没有见过的新东西,往往实践是先于科研的,就是摸着石头过河。”

“作为一个女性,在新冠肺炎发生以后,踊跃报名,非常值得我们钦佩,她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带领我们专区的同志克服了初期的恐惧,为我们这次抗击新冠肺炎最后的胜利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该院副院长万文军说。

至此,新冠肺炎的试用药物共有4种,除了此次增加的磷酸氯喹、阿比多尔,还有此前方案中的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利巴韦林。

此前,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曾表示,在理论上气溶胶传播是有可能的,但是即使有,对传播流行的作用也非常有限,不是主要传播方式。

“这个病的主要症状就是呼吸病症状,我是呼吸科医生,处理起来更有经验,病人有情况我必须要冲在前面,更有利于缓解症状,救治病人。”肖丹说。

该院护士陈薇说:“一次在抢救一个高龄病人时,她第一个冲上去为病人做胸外心脏按压,亲自为病人清理气道,为病人吸痰,我们知道她冲在前面就是在保护我们,这让我们很感动。”

第六版诊疗方案明确,经呼吸道飞沫和密切接触传播是新冠病毒主要的传播途径;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长时间暴露于高浓度气溶胶情况下,存在经气溶胶传播的可能。

目前,全国治愈出院的患者已逾万人,为血浆治疗提供了有利条件。已有武汉、上海、重庆、广东、山西等多地新冠肺炎康复者捐献血浆。

曹玮说,目前抗病毒治疗的药物仍缺乏足够的循证医学证据,需要在临床应用中进一步评价试用药物疗效,同时评估毒副作用。

“在新冠肺炎患者集中的密闭空间,比如医院重症患者的病房,在给患者进行插管、上呼吸机等治疗的情况下,空气中可能会形成新冠病毒的气溶胶。”北京协和医院第二批支援武汉抗疫国家医疗队队长、感染内科主任李太生说。

专家表示,这表明根据科研和临床应用的进展,上述两款药物对治疗有帮助,让医生有了更多对付新冠肺炎的“武器”,并且这两款药都属于“老药新用”。

在抗击新冠肺炎过程中,重症、危重症的救治是重中之重,也是降低病死率的关键。第六版诊疗方案中对康复者血浆治疗的适用症和用法、用量进一步细化,并建议适用于病情进展较快、重型和危重型患者。

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孙燕荣介绍,磷酸氯喹已经临床应用了70多年,既往研究表明,它有广谱抗病毒作用和免疫调节作用。此外十余家医院联合开展了关于磷酸氯喹对于新冠肺炎治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评价。专家组认为,“该药用于广泛人群治疗的安全性是可控的。基于前期临床机构所开展的研究结果,可以明确磷酸氯喹治疗新冠肺炎具有一定疗效。”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1月16日对肖丹来说印象深刻。这天晚上,正在医院值夜班的肖丹接诊的一名特别患者,引起了她的警觉,“这名患者来的时候咳嗽、咯血,各项检查都找不到确切病因,症状非常像武汉通报的不明病毒肺炎。”

气溶胶是指悬浮在气体中所有固体和液体的颗粒。气溶胶传播是指飞沫混合在空气中形成气溶胶,飘浮至远处,造成远距离传播。

精心救治,首例确诊病例11天治愈出院

但“有效”并不等于“有特效”,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副主任曹玮提示,目前治疗新冠肺炎依然没有特效药,就是没有定向杀死病毒的药,但或许能抵抗病毒的进一步感染。

阿比多尔是治疗流感的药物,主要适应症是A类、B类流感病毒引起的流行性感冒,同时对其他一些呼吸道病毒感染可能也有抗病毒活性。

重症患者救治:血浆治疗方法进一步细化

在引入机器人之后,官方认为玩家的击杀数会较以往有所上升,而随之而来的战利品也会增加,如果玩家能够舔到更多的包,这或许会让本场游戏变得不平衡。游戏设计师根据实时服务器获取的数据,来了解玩家在不同时间段会在游戏中搜刮什么装备,根据这些数据再来设置机器人的战利品目标,这样它们就会在每个阶段获取相适应的装备,比如机器人会在游戏初期倾向于近距离战斗,而在游戏后期则更倾向于远距离战斗。

如今,度过14天隔离期的肖丹仍然战斗在战疫一线,每天的专家会诊、病例分析,都有她的身影。

她就是浠水县人民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副主任医师肖丹。

职业敏感,她第一时间发出预警

气溶胶传播:特定环境下可能存在

在完成抗击疫情的阶段性任务后,在隔离病房连续17天高强度工作的肖丹接到命令,撤出战场进行休整。

此外,国家卫健委办公厅等于2月14日印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型、危重型病例诊疗方案(试行第二版)》,首次推荐使用人免疫球蛋白(IVIG)。

临床药物:增加磷酸氯喹和阿比多尔两个试用药

第六版诊疗方案对试用药的态度也相当审慎:建议在临床应用中进一步评价目前所试用药物的疗效。不建议同时应用3种及以上抗病毒药物,出现不可耐受的毒副作用时应停止试用相关药物。

3月8日,在浠水县人民医院,见到肖丹时,她正在跟科室里的同事们分享诊治患者的心得:“实践证明,适时地实行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能有效防止轻症向重症发展,治疗效果也比单纯采用西药治疗好很多。”

李太生说,这提醒医护人员和研究人员,当他们在一些特殊环境下工作,例如进行气管插管等临床治疗、实验室检测、样本操作等,应注意采取空气隔离的防护措施,如佩戴医用防护口罩、护目镜。但普通公众对此不必过于担心,在家常开窗通风就可以。

肖丹在为病人检查。(李勇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