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镇雄县、会泽县、屏边县脱贫攻坚一线见闻

“搬”出来的幸福生活丨云南省镇雄县、会泽县、屏边县脱贫攻坚一线见闻

大山巍峨,层层叠叠,一个个小山村嵌入其间,这里是云贵高原深处。金秋时节,记者走访了云南省镇雄、会泽、屏边3县。得益于易地扶贫搬迁,这里群众的生活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记者了解到,镇雄、会泽、屏边三县在实施易地扶贫搬迁时,都高标准地做好就学保障工作。会泽县易地扶贫搬迁县城安置群众81257人,学龄人口15705人,按照基本办学标准测算,规划新建幼儿园4所、小学2所、初中2所,改扩建3所小学、3所中学,新建校舍19.65万平方米,规划总投资7.46亿元。目前,项目建设快速有序推进,秋季学期开学将全部竣工投入使用。项目建成后将新增学位16062个,确保所有搬迁群众适龄子女“全覆盖、零门槛、无障碍、不落一人”全部顺利入学。

“以前住的是人畜混居的土砖房,看个感冒要走1个多小时的山路。现在生活可方便了。”站在镇雄县赤水源镇螳螂村银厂坪易地搬迁安置点自家新楼前,建档立卡贫困户张东梅高兴地说。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红星新闻、北京晚报)

镇雄县在做好易地扶贫搬迁工作的同时,紧抓教育扶贫,切断贫困的代际传递。2016年以来,镇雄县与云南师范大学、西南大学、浙江外国语学院合作办学,3年多的时间里,镇雄县教育水平迅速提升。2020年镇雄县中高考取得喜人成绩:中考得分率90%以上的考生占全市46.3%,高考一本总上线率达98.4%、7人达到清华、北大录取线。屏边县制定了贫困学生救助实施方案,实现了从学前教育到高等教育的全覆盖帮扶救助机制,如今再也没有学生因贫辍学。

张东梅是银厂坪易地搬迁点一期项目安置户,这里集中安置银厂坪、安家山、河沟3个村民组116户410人。新居实行“人畜分离、厨卫入户”,完全达到抗震安全标准。

镇雄县芒部镇松林村建档立卡贫困户、56岁的聋哑人宋兴玉,以前住在不足20平方米的小土房,现在一家人搬进了政府帮盖的楼房里。镇雄县又在乡村大量设立扶贫车间,让群众在家门口就业,让留守老人、妇女有事干、有钱赚。宋兴玉在家门口的扶贫车间上班,每月能挣2000多元。

为确保接下来对新发现“祭祀坑”的考古发掘、现场技术保护和课题规划工作的科学、顺利开展,以全面、系统把握三星堆“祭祀坑”群的形成过程、空间格局以及古蜀国的祭祀行为和祭祀体系,四川省文物局于2020年9月5日在四川省广汉市举办“古蜀文明保护传承工程·2020年度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与研究咨询会”。

“没有脱贫攻坚的好政策,就没有我的今天。”在屏边县湾塘乡沿溪村,39岁的何会成激动地对记者说。

从2019年10月22日至2020年8月8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在三星堆遗址的“1、2号祭祀坑”周边开展了系统、全面的考古勘探与考古发掘,基本摸清“1、2号祭祀坑”周边祭祀区域的范围和各类遗存的年代序列和空间格局,为下一步发掘新发现“祭祀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会泽县依托当地扶贫开发公司,建设冷链物流园区,配套安装制冷、制冰、预冷等系统设备,生鲜蔬菜供应广东、湖北、河南等地24个大中城市。钟河村34岁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司春兰在园区找到工作,每月能赚4000多元。(经济日报记者 黄俊毅)

镇雄、会泽、屏边3县有一个共同点,都处于贫困深山区。处于乌蒙山主峰地段的会泽县106万人口中,有近40万居住在深山区、石山区、高寒冷凉地区、泥石流滑坡地带等“六类地区”。镇雄县位于乌蒙山腹地,全县山区占比高达98.8%,山高谷深,土地贫瘠,地质灾害频发。地处西南边陲的屏边县石漠化严重。

沿溪村地处大山之上,只有28户人家,建档立卡贫困户就有16户,“光棍汉”竟然有四五十位。贫瘠的山地里种的玉米勉强只够一家人口粮,如果想卖点粮食换钱,需要肩扛背驮走几十里山路到最近的集镇上。2016年,通过落实易地扶贫搬迁政策,何会成和乡亲们从山顶上的土坯房搬下来,住上了新楼房。政府给沿溪村修通了水泥路,又提供产业扶贫贷款50万元,帮助发展荔枝产业。短短几年间,沿溪村28户群众种植荔枝1000余亩,户均年收入10余万元,一举摘下贫困帽。

1929年,广汉县中兴乡真武村的农民燕道诚父子在宅旁沟渠底部发现一个玉石器坑。燕家附近的一个小山旁有个大半圆形弯曲地,好像一轮明月,在当地被称作月亮湾;月亮湾南边较远处有座小山,其中有三个小圆丘,在当地被称作三星堆,取“三星伴月”之义。新中国成立后,考古工作者开始对三星堆、月亮湾一带开始大规模发掘,发现三星堆本是人工土台,周围分布12平方公里的同时期遗址,遗址围绕着边长约1.8公里至2公里左右的推土城墙。

在这种“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的深山区,脱贫最好的办法就是易地扶贫搬迁。镇雄县委书记翟玉龙告诉记者,“十三五”期间,镇雄县实施易地扶贫搬迁达14752户65464人。

这一系列遗址被称为“三星堆遗址”,其中第一期位于新石器时代晚期,又被归入“宝墩文化”;第二期与第三期系从第一期发展而来,时间跨度约为公元前2000年至公元前1200年,相当于中原地区的夏商王朝时期,也是整个三星堆遗址最辉煌和灿烂的时代。而考古学意义上的“三星堆文化”,正是以三星堆遗址二、三期为代表,此时三星堆古城已进入青铜文明时代,并成为整个川西平原的中心都邑;第四期位于商末周初,又被归入“十二桥文化”。

“以前在村里上小学,早晨5点就要出发,走2个小时山路才能到学校。现在,学校就在小区附近,20分钟就能到学校。”坐在钟屏小学6年级宽敞明亮的教室里,12岁的郭蓉开心地说。